中国互联网梦中没有星辰大海 只有卖菜和放贷?

在骑手刘师傅自焚多日后,1月17日,饿了么相关负责人终于对外回应,称对于外卖员刘师傅引火自伤的情况,饿了么痛心不已。在得知相关情况发生后,饿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员工赶往医院,同时成立专项小组。目前专项小组还在继续全力协助医院救治恢复伤者,陪护家属。刘师傅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,已由饿了么支付,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。

饿了么只是卷入舆论风波互联网巨头之一。京东数科的土味放贷视频、蚂蚁集团的高杠杆、社区团购引发的争议,都让外界对互联网巨头印象渐渐转为负面。有网友甚至评论称,“美国的巨头想要的是登陆火星,中国互联网巨头只想算计你的口袋。”

“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互联网巨头们的社区团购引发热议后,人民日报曾对此如是评论道。

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梦中,真的没有星辰大海吗?

买菜被开通贷款,多位网友“中招”

据媒体报道,有深圳网友表示,近日收到一条短信,提示有贷款记录,并附上了链接。“我第一时间想到被骗,赶紧打客服电话,客服也没法现场回答我,让我按照链接上传短信截屏。他们查清楚后给我电话,原来是被贷款了。”

该网友了解到,2020年7月,自己在既没有申请,也没有实名认证、绑定银行卡的情况下,仍被顺利开通了美团外卖和美团买菜的金融服务,额度为每月300元。

由于自己不知情,她在有欠款的情况下,继续使用其他付款方式支付了23笔订单,贷款100多元。在她看来,自己并没有贷款需求。

在收到反馈后,美团方面免除了该用户的贷款费用。

而在微博话题#网上买菜莫名被美团开通月付#下,多位网友分享了自己的相似体验。

“不知道何时开通的,每个月悄咪咪的扣钱,还经常出现什么垫付之类的,已经开通了四百多天,分摊17期”、“还有外卖,直接默认美团月付,上个月中招了三次了”、“打车居然也是这模式,就差2天到期,还好我看了一下”。

从网友们的表述中看来,除外卖和买菜外,美团月付涉及的业务还包括单车、打车等,造成大量网友“莫名”被开通“美团月付”的原因在于美团App提示不够明显,用户不留心就容易“掉入陷阱”。如一位网友在留言中表示:“操作不要过快,有两次操作过快买了会员/月付。”

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中,搜索“美团月付”有2119条相关投诉,多位用户表示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开通了这一业务。

另一方面,对于上述逾期是否会影响征信,目前众说纷纭。有媒体报道称,客服表示“逾期记录会在个人征信中体现,逾期可能会影响其他渠道申请贷款的审核,不过具体要详细咨询对方放款机构”,也有媒体报道客服表示“月付不上报征信,逾期会有罚息”。

雷达财经据此咨询美团客服,对方表示月付逾期不影响征信,罚息按天收取利息每日“万五”,相当于一年约18%的利率。

社区团购火拼,政策出台半月低价重燃

事实上,在此次美团被曝出买菜无端开通月付前,互联网巨头们的买菜和放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。

去年年初的疫情,是生鲜电商异军突起的重要推手。根据第三方机构Trustdata数据,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线上生鲜超市的用户规模高速增长,2月行业月活同比增速达到两年来最高的131%。其中,叮咚买菜春节后日活达到190万,同比增加325.9%。

5月和7月,每日优鲜连续获得两笔融资,其中后一笔高达4.95亿美元,是生鲜零售赛道截至目前最大规模的融资。

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,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在公司5周年庆活动上提到,买菜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,而在此前,黄峥曾称未来5年要在农业生鲜领域投入不低于500亿元。

不久后,美团CEO王兴在内部会议中喊出,美团优选、美团买菜的生鲜零售业务是一场必须要打赢的战;滴滴CEO程维则表示,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,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;而阿里、腾讯、京东则分别携十荟团、兴盛优选、美家买菜等悉数入局。

一时间,社区团购的热度甚嚣尘上,甚至中通、申通、顺丰等快递企业都传出正在注册相关商标,即将开始试水社区买菜团购业务的消息。

据企查查数据研究院报道,2020年社区团购披露融资金额高达171.7亿元,同比增长356.3%,创下历史新高。

巨头们的鏖战,似乎为百姓们带来了更实惠便捷的选择。“IT时报”报道称,上海某社区通过多多买菜购买的车厘子、鸡蛋等商品,比零售店便宜50%左右。但与此同时,争议也逐渐浮现。

有网友提出,在互联网巨头疯狂补贴的攻击下,那些顶风冒雨、起早贪黑地推着小车或蹲在露天里卖菜的小摊贩,以及租了菜市场摊位或门面房卖菜的小生意人,他们的辛苦守候是不是很快就会成为一场空?

菜市场中,有从39岁卖鸡蛋卖到77岁的银发奶奶,也有50多岁的中年男性,他们在这场互联网掀起的飓风中将被吹向何方?

还有消费者担心,在社区团购挤垮零售商店之后,菜价会不会飞涨?

对此,经济学家王强则认为,中国整个的流通业,现在远远滞后于城市化水平,直接导致百姓在城里生活的成本很高。人们对于积极地做投入、做创新的企业,应该有更多的宽容,类似“它又夺走谁的工作了”这种小事小非的狭隘的看法会严重阻碍真正的创新。

无论对个体商贩的担忧是否合理,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巨头的扎堆入场,已经对市场原本的平衡产生了不利的影响。

2020年12月,包括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、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料有限公司等在内的供应商均发布重要通知,称“以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低价现象,甚至个别产品远低于出厂价,影响严重,损害客户利益”,并重申了对经销商的严格要求。

 有消费者在社区团购“团长”的推荐下发现,目前互联网平台买菜的低价令人瞠目结舌,“0元可以领8枚鸡蛋;买2斤橘子只要2块钱。下单后,小区团购的‘团长’会送到家门口,小区业主群里还有专门的优惠券群。”

不仅如此,2020年12月22日,市场监管总局还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,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,严格遵守“九个不得”,主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。

然而政策出台还不到一个月,就有记者实地调查发现,电商们已重回低价赛道,其中“橙心优选”在武汉的团购平台菜品价格经粗略计算仅为农贸市场的十分之一。

事实上,在卖菜之前,互联网巨头还在外卖领域发生激烈争夺,并运用“系统”,逐步压缩骑手送餐时间,并导致一系列悲剧。

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半个月前送外卖途中倒地身亡,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赶至现场,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,得出韩某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,系猝死的结论。

韩某家属联系饿了么平台希望得到赔偿,但却被告之,韩某与饿了么平台并无任何关系,后者仅出于人道主义提供2000元,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。韩某弟弟称,"保险那边我们也申请了,猝死只获赔3万元。"

在一片质疑声中,1月8日,饿了么做出回应,向韩某致哀,并将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,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,将在本周交给家属。

雷达财经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,外卖平台骑手猝死的案例已有多起。这些猝死案例中,有的成为一名外卖骑手仅仅4个多月,时间长者也不过2年。猝死的岗位不仅是骑手,外卖调度员也有出现。更有甚者,退伍军人也在猝死案例中出现。

1月11日,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附近,一名外卖员疑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。火势被附近商户扑灭后,该外卖员表示:“我连命都不要了,无所谓,我要我的血汗钱。”

饿了么相关负责人在1月17日表示,对于外卖员刘师傅引火自伤的情况,饿了么痛心不已。在得知相关情况发生后,饿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员工赶往医院,同时成立专项小组。目前专项小组还在继续全力协助医院救治恢复伤者,陪护家属。刘师傅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,已由饿了么支付,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。

“万物皆可贷”下的“负债者联盟”

如果说买菜已经吸引了大部分互联网巨头的目光,那么在放贷这方面,互联网巨头们可称得上是倾巢出动。

目前,各大互联网企业在支付领域几乎全员到齐,除了熟悉的阿里、京东外,美团、字节跳动、快手、百度、拼多多、滴滴、携程、360等均已相继布局金融支付业务,静待一争高下。

两个多月前,蚂蚁集团还曾因为放贷业务相关问题被暂缓IPO,但进入2021年后,网贷业务仍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。

据蚂蚁集团招股书,截至2020年上半年,微贷科技平台贡献285.86亿元,占营收的39.41%,与信贷相关的净利润是102亿元,占总利润的47.8%,是公司占比最大、赚钱最多的业务。

这背后的运营主体就是花呗和借呗。中国国际经济副理事长黄奇帆曾称:"马云几千亿花呗、借呗,钱从哪里来?先银行贷款,再发ABS。花呗、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,放大了100倍。"

蚂蚁暂缓上市的前夜,银保监会会同央行联合发布了《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对"助贷或联合贷款"的做出了明确规定,单笔联合贷款中,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%。

然而真正让人认识到当代人负债现状的,或许还是一周后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。双十一前夜,豆瓣小组“负债者联盟”冲上热搜,公开信息显示,该小组创建于2019年12月,截至发稿人数已逾3.5万。

在这个小组中,有网友发帖称欠款20多万,顶不住压力想自我了断,而安慰他的声音则是“按你的数额我该死四次了”、“我几百万呢,活着就有希望”、“欠13万月入4500的我还想挣扎一下”。另外,诸如“贷款六万整容,疫情爆发后失业无力偿还”、“母亲看病欠款三十多万”等各个年龄段的欠债人比比皆是,尤以年轻人为重。

 据尼尔森发布的《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》,18到29岁的年轻人中,有86.6%都在使用信贷产品,其中工作90后实质性负债比例为57%,而这已经是2019年的数据。

另据央行发布的数据,截至2020年6月30日,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飙升至854亿元,是10年前的10倍多;这些逾期借款人中,“90后”占比几近一半。

不过,在年轻人“越挣钱越穷”的同时,巨头们的镰刀仍在从各个角度尽情收割着。

继蚂蚁用花呗过生日的广告后,2020年12月,京东又推出了以京东金融贷款为坐飞机的农民工升舱的广告,甚至还有用京东金融贷款住酒店豪华套房的“姊妹篇”。

事出之后,京东集团连连致歉,称该广告“存在严重的价值观问题”。而在广告中出现的京东数科,据其招股书,公司来自京东"白条"和"金条"的信贷业务,在2020年上半年合计收入占比已提升至43%,成为第一大业务。

具体而言,2017年-2020年上半年,京东白条和金条实现的合计收入分别为23.93亿元、48.22亿元、68.70亿元和44.30亿元。

巨大的利润诱惑下,互联网已经形成了“万物皆可贷”的局面。无论是网购的淘宝、京东、苏宁,还是外卖的美团、饿了么,又或是闲暇时刷的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、快手,出行时的滴滴、百度地图、携程……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现金贷和消费贷几乎充斥着每一个线上细分场景。

雷达财经体验发现,包括美团、支付宝借呗等在内,至少有20个常用App都在为各个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网贷业务引流,日利率最低0.02%,换算成年利率为7.3%,最高0.05%,换算成年利率高达18.25%。

 "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放贷,广告铺天盖地,显而易见,用户尤其是年轻用户群体的借贷需求或被这些宣传给放大了。"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雷达财经表示。

互联网买菜放贷送外卖,有错吗?

遥远的大洋彼岸上,马斯克谈论的星辰大海是他的火星梦,而如今,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暂时还未从放贷和买菜的漩涡中走出。

如果说“负债者联盟”中的案例还不够动人,那么多多买菜项目下23岁女员工的逝世,已经适时地为巨头们敲响了警钟。

人民日报曾撰文评论道,掌握着海量数据、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,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、有更多追求、有更多作为。

新华社也曾发问,互联网巨头“杀入”社区团购,这种“降维打击”不值得骄傲。剥夺底层劳动者饭碗,与民争利,于心何忍?萝卜青菜与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,究竟哪个更值得资本布局?

有分析人士认为,中国互联网领域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资本路径:终端市场(大数据)→平台战略→砸钱补贴→击垮对手→上市套现→再来一个。多位投资人表示,2020年的社区团购和2015年没有本质区别,巨头做社区团购用的是它们擅长的路径——地推、补贴,形成垄断,把市占率做到六成以上,就可以收“平台税”了。

不过,也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,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,到底是愿意做硬核科技,还是只愿意去做有规模效应的业务挣快钱,原本就没有高低之分。

企业的成功是有路径依赖的,IBM、英特尔、微软靠的是一项项核心技术在实验室里诞生,它们会继续钻研下去。反之,中国互联网巨头起家于消费互联网时代,都不是从实验室走到科研、再走到商业化运作的公司,发展史虽然短,但业务增长极快,不擅长做慢生意,且在to C端的模式创新远胜于美国巨头。

雷达财经注意到,主营业务之外,阿里、腾讯都已布局云计算、芯片业务,百度、滴滴也已布局自动驾驶业务。

有行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,互联网巨头本身是商业组织,谋利是天然冲动,互联网巨头的发展方向,除了自身的判断,也需要政府和社会舆论去引导。但有一点是清晰的,互联网巨头应当造福社会,而不是做掠夺者。

error: 禁止操作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