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菜一线的另一场“风暴”

竞争

远在北上一线的人很难感知到“买菜大作战”的硝烟。

生活在北京的袁女士曾经被拼多多首页“多多买菜,满40减40”的广告吸引,兴冲冲填满购物车,提交订单时才怅然发现:自己所在的城市,还没有多多买菜。

二三线城市早已成燎原之势。以多多买菜和美团优选等为代表的新兴社区团购品牌,在熟人社会掀起的波澜,已经结结实实渗入太多普通人的生活。

西安的全职妈妈文晶如今是一名成熟“团长”。从今年6月开始,她每天都会娴熟跟踪兴盛优选、多多买菜和美团优选特价活动,第一时间推广到朋友和邻居们构成的买菜群内,由此赚取提成,每单几分到几块钱不等。

天津一家名为“老姑烟酒”的35年老店,现在也成了社区团购的站点。左邻右舍偶尔在这里点头问好之余,也多了提货拿菜的便利。而用店主老姑的话说,“并不图赚什么钱,只是人来人往看着热闹些。”

这或许是社区团购最初的理想模型。就像这两处据点那样——围绕一个坐标,邻居亲朋享受到价廉的蔬果百货,据点的申请者,靠外快和人情的吸引力,成为平台抓地的触角,并不断自发壮大。

最近半年来,野心勃勃的闯入者们并不甘心平静。

在成为兴盛优选团长的两个月后,也就是8月,文晶发现,多多买菜来了,最近一周,她又发现了滴滴的橙心优选。但新鲜感很快被精力不足的疲惫所取代,“今天这家秒杀,明天这家返券,东西大同小异,套路也都一样,没看出来什么区别。”

老姑感知到的竞争要更激烈些。8月,成为多多买菜的团长之后,连着一个星期,每天都有各家地推上门推广。“星期一这家,星期二那家,星期三又是一家。”老姑觉得太夸张,每家都有三五个地推相继登门,她只能一遍遍把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看:“我已经在你同事那注册过了。”

意志自上而下传递开。

上海的金虹桥国际中心和北京的后厂村,名为黄峥和程维的男人,分别在下半年于公司内部领头喊响了“打仗”的口号。望京的王兴,亦庄的刘强东也不遑多让。

其中,黄峥说,拼多多全员都要“开启硬核奋斗模式,这不是一句空话”。紧接着,一个花名为“润肺”的23岁女孩,被派往乌鲁木齐,“为多多守边疆”。直到2020年末,12月29日凌晨一点半,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,并倒在近零下20度的边疆街头。

互联网的风暴在空中盘亘了数天,骂声和口水几近淹没高耸的金虹桥国际中心。然而,线下依然是一汪湖水,平静得没有泛起一丝涟漪。

1月5号,当互联网世界的人们还在为“润肺”之死群情激愤,上午11点,一个电话打进来,文晶接起:“是多多买菜送货的来了。”她匆匆起身。对于大多局中人而言,这不过又是寻常一日。

迷茫

30岁的张申投身了这场大战。

他原本是天津一位从业近十年的金融业务员,疫情之下,工资大幅缩水,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系。今年冬天,恰逢社区团购在津城开战。11月初,他顺利入职某头部社区团购平台——与近三百号人一同。

理想能够实现的兴奋感最具冲击性。

最初,他享受着社区团购给普通人带来的实惠:“现在菜卖得多贵,一直在涨价,老太太退休金那么点,精打细算买不了多少东西。”他记得自己去社区做活动,礼品是一盒鸡蛋,很多老人家都说“特别亲切”。

毫无疑问,这是一份高强度的工作。早上8点多上班,一天工作12个小时是常态,张申说,有吃苦耐劳的同事,每天晚上12点下班,六日从来不休息。

激情成为这个行业一线从业者的显著标签。

老姑记得一位东北业务员,以前在深圳创业,失败后加入一家小型社区团购公司,被派到天津“开城”。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,“为了梦想,在所不惜”。义正言辞,不容置喙。

然而,连老姑都知道,他的理想不容易实现。社区团购的风口太旺,在老牌平台兴盛优选等,和新玩家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及京东区区购的互相围攻中,小平台的机会还有多少,已经不言自明。

价格战成为玩家们不得不选择的武器。

“一袋橙子9毛9,一箱特仑苏牛奶一家45块9,另一家就卖44块9。”一位团长忍不住吐槽,“太夸张了”。

近乎肉搏的恶果已经显现出来。

微博、豆瓣和知乎等社交平台上,不断有用户发帖控诉品质问题。在豆瓣,一名用户调侃,在多多买菜上买到了这辈子最小最丑的苹果和橙子,像被挑了几百轮剩下没卖出去的。在微博,有人吐槽,“这么冷的天,买的骨头竟然是臭的。”

由衷热爱这个行业的张申,将问题归结为“发展太快了”。快到货源、物流运输等各方面都还没来得及做好,就已经开始大肆扩张。

他所在的平台入驻天津短短两个多月,菜品问题已经频出。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,就是接受团长的批评和质问。

被投诉最多的是菜叶腐烂,发臭,土豆如鸡蛋大小,质量参差不齐。其次就是司机送货不及时,耽误用户提取时间。但他也无能为力。“各家竞争压价已经压到供应商没有利润了,自然不会给好货。”

几天前,一个相熟的团长想在平台上买两瓶白酒,问他能否带上包装盒,他只能无奈回答:“看运气吧。”

“说实话,”张申顿了顿,“我自己是更愿意去菜市场买菜的。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少说看得见,摸得着。”

潮水

至少在现在看来,买菜更像是互联网大厂找不到新故事时,各家缓解焦虑而选择鸣枪烧钱的游戏。

京东向兴盛优选壕砸7亿美金,程维说“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”,拼多多的黄峥则是“全员奋斗时”。

它创造了又一场不计代价的所谓“风口”:地推铁军,跑马圈地,弱肉强食——也或者全军覆没。

过往的互联网风口,无一不是如此。

幸运的话,像“千团大战”时美团胜出,“单车大战”时巨头清扫战场,不幸的话,成为三年前的无人货架,风口过后一地鸡毛。

风浪不过吹了短短一年的无人货架,在2018年初悉数倒闭。头部公司“猩便利”一位离职的员工在接受《腾讯创业》采访时,曾表示无悔:“那些随公司颠沛流离和奋斗的日子还记忆犹新。很辉煌绚烂。”

只不过,更朴素的情绪是愤慨。

有人在微博发文诉苦:“没有保险,自己买载重王,不包吃住,用自己的手机,每个月耗三四个G的流量都不够用,这两天下大雪兄弟们鞋子裤子都湿了,兄弟们你们放心,这些付出我都记在心里,说的好听。”他刚刚被开除。

关于风口,唯一的确定性只有热钱。但这已经足够吸引前仆后继的入局者。

人像潮水一般涌入赛道,成为其中一颗朴素的螺丝钉,少数人博得出头的机会,大多人在潮水退却后,成为被卷走的小透明,他们只能靠自己奋力游上岸,畅想着与下一场潮水不期而遇。

张申负责的区域里,提货点并不稳定,不断有团长退出。而因为品质问题,他所在的平台单量已经出现明显的下滑——发生在开城两个月后。

更重要的是,熟人社会的范本之下,裂痕丛生。

一位菜市场内的烟酒店老板拒绝了成为团长。自从社区团购大军来袭,菜场内生意已经显著下滑,小烟酒店反而成了最红火的地方。“如果我再成为团长,给这些卖菜的商家雪上加霜,我担心有一天,趁我不在,他们会把我店砸了。”

潮水汹涌,从来不够温和。

(注:文晶、张申为化名)

error: 禁止操作^_^